《进京城》上映 胡枚:希望能为京剧做一点事

河内1分彩官网 2019年05月10日 09:38:39 阅读:63 评论:0

对谈嘉宾:胡枚(导演) #writer摄

对谈记者:李俐����。

从去年起���,“首都之星艺术影厅联盟”(简称“首艺联”)通过“先锋点映”单元令观众提前领略到不少国产佳片的魅力����。昨天���,“首艺联”再次以“先锋点映”的形式为观众带来了一部将于5月10日上映的电影《进京城》����。该片被评为北京市文化精品工程重点项目���,5月8日����、9日在“首艺联”旗下的首都电影院西单店����、劲松电影院����、新影联东申影城和百老汇电影中心进行了四场点映及主创见面活动���,导演胡枚和主演马敬涵到场与观众热切交流����。“首艺联”还将在旗下影院对该片进行近两百场排映����。

以“徽班进京”历史为背景创作的电影《进京城》���,由邹静之编剧���,胡枚导演���,富大龙�����、马敬涵�����、马伊������、王子文�����、焦晃�����、姚安濂�����、刘佩琦�����、刘立伟等主演���,该片曾获得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受传媒关注影片奖�����、第一届上合组织国家电影节最佳影片奖�����。

殊不知���,这部讲述京剧名角传奇故事的影片���,拍摄过程也颇为曲折���,甚至在离杀青还有三天时片场遭遇大火���,一切付之一炬������。在制片人脑梗送医����、后期制作难以为继的绝境中���,胡枚导演自己追加资金���,最终让这部历时六年的影片得以面世������。而支撑胡枚完成这部戏的���,正是片中京剧艺人“戏比天大”的精神和传统文化代代相传给她带来的强烈震撼������。

上个月������,胡枚导演带着《进京城》到纽约电影学院率先放映������,当地观众和华人华侨冒着大雨赶来欣赏������,并为片中一幕幕感人的梨园恩怨揪心不已����。不少华人影迷表示:“这是近年来海外久违了的带有中华文化特色的历史大片����。”能够为京剧的传播做一点点贡献������,是胡枚执导该片的初心������,她告诉记者:“为什么今天的西方社会也有京剧基础�����?就是因为百年前的京剧大师把这门艺术带到了世界舞台����。今天我们有这么好的电影电视传播平台������,为什么不去做这件事呢�����?”����。

前期采风找到创作的原动力��� ���。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进京城》这部电影的缘起���。

胡枚:2015年�����,联盟影业找到我�����,说弄了一个京剧的剧本��。虽然我是从小学音乐的�����,但京剧是真的不懂�����,对京剧唯一的了解就是样板戏��。我对不懂的东西其实是有兴趣的�����,这倒是一个挑战�����,不然可能这一生就和京剧擦肩而过了��。其实我是抱着这样一种学习的态度�����,每次不管接了什么戏�����,都要对它背后的文化有一个比较深入的了解��。另外�����,接这部戏对丰富自己的人生阅历也有好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就试试吧�����,其实我不认为我能够拍好��。

记者:后来为了拍好这部戏������,您又做了哪些功课呢��?�������。

胡枚:按照我一贯的创作经验������,我们先到安徽����、扬州进行了几次走访������。走访过程中������,京剧艺人的生活扑面而来������。我们到徽杭古道的大山里去采访的时候������,真的是打开了人生的另一扇窗������,让人难以忘怀������。村长一敲钟������,就招呼来一些山民������,他们就搬来一箱子话本������,我一看吓一跳������,都是康熙乾隆年间的话本������。然后他们就开始唱������,真的是“呕哑嘲哳难为听”������。但是他们特别认真������,都是些老头儿����、老太太����、小孩������,所有人都会唱������,穿上袍子也不抹脸������,就给你来一段������。最后������,村里面就介绍������,你刚才听了三个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人的传唱������,就是古代的那种音乐������,你一下子就觉得穿越到那个时代了������,特感动������。

最让我记忆犹新的一件事��� ��,是在安庆一个村子里��� ��,我们进了一个祠堂��� ��,二层楼全是蒙着土的樟木箱子��� ��,一打开里面全是戏服��� ��,都是穿着金线 ��、珍珠的��� ��,200多套��� ��,从乾隆到民国一代代留下来的��� ��,当时我就特激动��� ��,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宝贝啊��� ��,应该拿到博物馆去展览的�����。很难想象在那么一个不起眼的村子里��� ��,村民们几百年来保存得这么好�����。然后我也了解到��� ��,安徽大部分山区可能有人不认字��� ��,但是没有人不会唱戏�����。等我们出来的时候��� ��,祠堂里坐满老太太和小孩��� ��,就开始给我们唱关公��� ��,拿着红色的油彩就抹上了�����。那里的孩子从六岁开始就学戏��� ��,文化传承都是靠京剧��� ��,不到那里看真的不知道�����。

当地人告诉我����,中国戏曲的祖先是拜金鸡神����,300年前就有金鸡碑����,这个碑就在安徽�����。但是那里没有路����,车开不过去����,我说那就开到最近的地方����,走也要走过去����,必须得接这个地气�����。走了一两个小时����,到了新安江岔流的边上����,有一块已经风蚀得快要残破的碑����,我就觉得一下子找到根了�����。我摸着那块碑的玻璃罩说����,金鸡祖先一定要帮助我啊����,让我们把这个片子拍成�����。金鸡碑再往前走十几米����,全是芦苇地����,那里有个野渡口����,当地人告诉我����,当时安徽的艺人就是在这里祭拜����,然后乘一叶小舟去到扬州�����。当年的扬州码头聚集了300多个戏班子����,70%都是安徽人�����。当时我就在那儿磕了个头�����。虽然后面我们研究史料����,也采访了好多艺人����,但金鸡碑是最震撼我的�����。

刚才我说的这些故事����,电影里其实并没有表现����,但一部片子的诞生需要泥土����,我们在那里就接了地气����,获得了一个灵魂����,要把这些艺人的生活反映出来����,这个力量是我们创作的一个原动力�������。一旦你获得了一个创作的目标����,有了想把什么表达出来的欲望的时候����,就无往而不胜了�������。在走访完之后����,我说我有信心接下这部片子了�������。它给我的震撼一直支持我走到今天�������。

大多数艺人都是珍爱羽毛的���。

记者:您在选角上是怎么考虑的����?京剧题材对影视演员来说应该难度很大�����。

胡枚:对啊������,之前这个剧组是三上三下������,据说他们的难度都是因为最后没有演员�������。怎么去找一个又会戏曲表演又会电影表演的演员������,还得年龄合适� ����?当时也有想法要找明星������,很多明星看了剧本都喜欢������,但真的不敢接�������。那最后除了马敬涵还真是没有别人�������。他从小接受京剧训练������,又是电影学院表演系毕业������,好像他就在那儿准备着�������。

富大龙呢�����,他是比较有天赋�����,小时候学过京剧但是他不是专业的�����。我对富大龙比较了解�����,知道如果他肯接了�����,他一定会拿下这个难关�����,就是关于京剧表演的难题�����,后来他也做到了�����。

记者:富大龙演一个男旦����,其实是更难把握的����,后来他凭借这个角色还获得了电影频道传媒大奖最受传媒关注男主角奖������。您是怎么给他指导的���?������。

胡枚:他是一个非常好的演员�����,他可以是个千面人�����,像美国影星阿尔・帕西诺一样�����,演什么都像�����。再一个�����,他心比较静�����,是拿他的生命在做表演事业�����,所以我就觉得只要他答应了�����,我心里的一块石头就落地了�����。他也确实在业内做出这样一个品牌来了�����,只要他能喜欢这个剧本�����,我们就能合作�����,应该能创作出一个耳目一新的角色�����。其实原来的剧本里�����,他的角色不是主角�����,也是在拍的时候我们感觉到了这个人物的个人魅力�����,在他的身上更能体现这部戏的主题�����。他一生的愿望就是要回京唱戏�����,哪怕是死了也得回去�����,要证明自己是天下第一的旦角�����。

记者:电影里的京剧艺人�������,把戏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现在的艺人身上是不是很难找到这种精神了���� ?������。

胡枚:实际上����,除了个别偶然成为明星的演员����,你想在影视界成为一个真正值得尊敬的艺术家的话����,不付出努力是不可能的������。所以不能轻言现在的明星都是一些纨绔子弟������。你放心����,这样的人是站不住脚的������。绝大多数艺人都是很珍爱自己羽毛的����,但是有些人是因为年少轻狂����,或是走错一步路����,这个是要允许人家犯错误的������。而作为导演来讲呢����,我和明星的合作基本上是愉快的����,请到明星不完全是宣传上的作用����,他们比较尊重自己的工作������。但是说到明星����,历史上他们根本没有这么高的社会地位����,这部电影也还原了真实的历史����,当时的京剧艺人都是社会的最底层����,所以才把尊严看得那么重要������。

传统艺术在民间还是有很大热度����。

记者:听说这部戏的戏服都是全手工制作�� ���?������。

胡枚:对�����,一套衣服起码要做三四个月�����,大概有七八十套吧�����,这是不得了的一件事儿 ��。后来还差三天就停机了�����,片场发生了一次火灾�����,摄影棚整个烧掉了�����,所有的戏服也烧了�����,摄影棚没什么�����,但赔这戏服把制片人赔破产了 ��。他两次脑梗被送医抢救�����,以至于后期没有人来管发行�����,没办法我就开始加盟�����,把我的钱投进来做完后期�����,最终是华夏公司把这个片子的发行接下来 ��。包括我们到美国放映全部是我自费�����,完全走民间渠道�����,纽约������、洛杉矶好多华人票友给我打电话�����,特别期待这部片子�����,可能现在国内的年轻人对京剧有断代的感觉�����,但对于走出去好几代的华人来说�����,京剧就是传统�����,过春节还是要听京剧 ��。

记者:您在拍摄时有没有考虑过����� ,如何让现在的年轻人接受京剧题材的电影� ���?������。

胡枚:让年轻观众接受这个题材是最重要的课题�。这部电影还是可以读解的�����,如果仅仅是京剧可能年轻人也看不下去�。我个人的感觉�����,随着中国的强大�����,传统文化是在回归�����,在路上�。现在很多年轻人喜欢听相声������、曲艺������、京剧������、昆曲�����,都火得不得了�。上海的昆剧院很多80后的孩子�����,包场看这个电影�。传统艺术在民间还是有很大的热度�。我觉得在不久的将来�����,京剧也会得到振兴�����,我希望我能够起到这个作用�。

记者:大家还很关心您的新片《红楼梦》���,之前报道说今年会上映�����。具体是什么形式呢����?会拍成几部曲吗����?�����。

胡枚:对������,今年������。形式上就是故事片������,目前就这一部������,主要就是讲的宝黛钗的爱情故事������。这次的主题是“青春万岁”������,和以前的版本完全不是一回事儿������,是比较大刀阔斧的改编������。因为《红楼梦》的故事太复杂了������,而一部电影就只有两个小时������。(听说都是新人演员�����?)也有不少大明星在里面������,但现在还不能说������。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