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屡次抹黑华为遭墨西哥质疑:美国公司自己都用

河内1分彩官网 2019年05月10日 00:34:06 阅读:69 评论:0

(原标题:美屡次抹黑华为,墨西哥质疑:美国公司自己都用)。

为了打破电信业长期被巨头垄断的局面,墨西哥政府推动了“共享网络(Red Compartida)”的诞生,以引入市场竞争。这一墨西哥近10年最大的通讯基建项目,允许外国供应商参与建设,中国通信巨头华为自然也没有缺席。

需要注意的是,在“共享网络”正式启动之前,美国政府就于2016年数次接触墨西哥方面,表达对华为参与该项目(尤其是在美墨边境地区)的担忧,理由还是惯用的“安全风险”。

在其中一次会谈中,美国当场被墨方“打脸”。后者质疑:连美国自己的电信公司AT&T在墨西哥都与华为有合作,为什么如此担忧呢?。

另一方面,“共享网络”的开发方阿尔坦网络公司(Altan Redes),曾因“政治敏感性”而只让华为负责墨西哥南部和中部(远离墨美边境)的相关工作,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墨西哥北部三个城市,由于原本的供应商诺基亚工作不力,这部分业务已被阿尔坦转交给华为来做。

“共享网络”和阿尔坦网络公司的标志 图自墨西哥媒体。

“华为集速度、人力和成熟技术于一体”。

据路透社5月9日报道,2017年,华为在墨西哥获得了一份“令人垂涎”的工作——为该国的“共享网络”提供设备。

由于墨西哥电信业长期被巨头垄断,该国政府于2013-2014年推进引入市场竞争,以全面改革电信业,“共享网络”正是其中的重要一环。

阿尔坦曾宣布,“共享网络”中“最精细的工作”,包括系统的“核心”以及靠近墨美边境的站点,将交给诺基亚来做,华为则负责墨西哥南部和中部的相关工作。

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上述决定考虑到了华为的“政治敏感性”,因为自2012年以来,美国一直指控该公司“不可靠”。

美国的这种施压说起来容易而已,实际效果怎样呢?。

另外四名知情人士称,尽管墨美边境的站点由诺基亚主控,但华为已在墨西哥北部的三个城市获得了工作,阿尔坦曾公开表示将把这些工作交给诺基亚。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还说,去年年底,华为已经开始在这些城市开展业务。

这三个北部城市——坦皮科(Tampico)、托雷翁(Torreon)和库利亚坎(Culiacan)距离墨美边境有一定距离。消息人士指出,阿尔坦的网络计划是不确定的,可能会发生变化。

阿尔坦在一份声明中称,以这种方式将工作分配给诺基亚和华为,是“完全基于技术和经济优化标准”做出决定的,该公司并不知道美国对华为的担忧。此外,各供应商获得的城市没有被重新分配,华为和诺基亚“被平等地交付了工作计划”。

墨西哥电信行业的高管们强调,华为在“共享网络”中的北上扩张凸显出,这家中国公司集速度、人力和成熟的技术于一体。

他们还表示,华为的“强大吸引力”表明,在对华为价廉物美设备的需求和美国撺掇别国“禁华为”之间,全球电信运营商正在努力寻求平衡。

“试图扭转华为在墨西哥的强势地位,为时已晚。”全球通信业协会GSMA的高级总监马尔科?加尔万(Marco Galvan)说。

美国公司在墨西哥继续用华为。

2014-2015年,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在收购了两家墨西哥通信公司后,把华为的设备从其墨西哥网络的“敏感部分”中移除。不过据两名消息人士透露,这家美国运营商仍在墨西哥使用华为的设备,部分原因是华为“深厚的资历和迅速的执行力”。

“当我们把在墨西哥的网络升级到4G LTE时,我们在数据核心网络中替换了华为的设备,以和我们在美国的网络设计保持一致。” AT&T在一份声明中说。

不过一些电信专家指出,在即将到来的5G通信中,要隔离核心网络将变得更加困难。

阿尔坦在一份声明中称,距墨美边境最近的华为站点,离边境城市提华纳(Tijuana)、马塔莫罗斯(Matamoros)分别还有1549、499公里,“华为的设备散播半径为15公里的信号,与北部边境不存在密切接触。”。

对于阿尔坦把上述三个北部城市业务交给华为的原因,三名知情人士称,是诺基亚的表现出现了一些问题,包括文件提交延迟和响应时间较慢。

诺基亚相关负责人迪米特里·迪利亚尼(Dimitri Diliani)在接受采访时称,该公司在墨西哥实现了所有关键目标,在阿尔坦的项目中所占份额没有改变。

他还说,合同中没有指定具体的城市。诺基亚的一名发言人则补充说,在大型项目中,一些城市的业务发生转移并不罕见。

华为墨西哥公司的副总裁塞萨尔·富内斯(Cesar Funes)则表示,尽管墨西哥客户请华为对美国的指控做出回应,但华为的业务依然强劲。他说,自己不清楚华为是否在这三个城市获得了工作,但该公司在过去的项目中成功扩大了业务范围。

富内斯在采访中称,供应商通常从项目的一定份额开始,“但根据你的表现,你可以得到更多,我在这个国家已经经历过了。”。

目前,各国正准备部署5G网络。阿尔坦方面表示,该公司的“共享网络”已经准备好迅速过渡到5G。

会谈中美国当场被“打脸”。

据报道,早在上世纪90年代,华为高管就开始在墨西哥推销服务。华为在价格和人才招聘方面展开了激烈竞争,最终赢得了大片市场,几乎为所有主要电信公司供货,包括墨西哥电信大亨卡洛斯·斯利姆(Carlos Slim)的美洲电信(America Movil)。

为了促进电信行业竞争,墨西哥政府进行了改革,并推动了“共享网络”的诞生。富内斯认为,对于华为来说,“共享网络”是一个诱人的机会,可以从零开始打造一个尖端网络。

不过,一个成熟的全国性电信网络可能有中企的参与,从一开始就引起了美国的密切关注。

据美国国务院一名前高级官员称,2016年,美国国务院曾与墨西哥通信运输部举行了两次会晤,表达了对华为可能参与上述项目的担忧。虽然美方没有要求墨西哥禁止华为,但确实警告墨西哥官员华为可能带来的“安全风险”。

美国的说法当时就被“打脸”了。

上述前官员回忆道,一些墨西哥官员质疑,既然美国自己的公司AT&T都与华为在墨西哥有合作,美国为什么如此担忧呢?。

据一名墨西哥官员称,2016年底,美国国务院还与墨西哥电信监管机构联邦电信协会(IFT)举行了会谈,讨论了对华为可能参与“共享网络”的担忧,尤其是在边境地区。

对于上述会谈,美国国务院和IFT均拒绝置评。

阿尔坦方面则回应表示,该公司对供应商的基础设施分配,达到了最优平衡,避免了对华为和诺基亚任何一方的“独家依赖”。

不过,上文提到的GSMA高管加尔万指出,墨西哥绝大多数运营商依然热衷于使用华为的设备。

“华为从中国给墨西哥带来了尽可能多的必要资源,他们做了应该做的事。”他补充道。


评论

相关推荐